当前位置: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 > 中蒙边境“生命禁区”的“守望者”

中蒙边境“生命禁区”的“守望者”

  中新社内蒙古阿拉善10月27日电 题:中蒙边境“生命禁区”的“守望者”

  中新社内蒙古阿拉善10月27日电 题:中蒙边境“生命禁区”的“守望者”

  中新社记者 李爱平

  32岁的张建国即将离开被外界称为“生命禁区”的算井子边境派出所到其他单位工作,“真的还想为这里干点什么。”张建国近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舍不得这里的同事,更舍不得这里的牧民。”

  某种意义上,张建国毫无理由地爱上了这里的一切。他是宁夏人,但对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算井子边境派出所,第一印象却出奇的好。

  1992年联合国生物考察组将这里定义为“人类不能生存的地方”,张建国却说:“这里的警民正在用事实改写‘生命禁区’的历史”。

  他清晰地记着自己初到那天:“2016年8月19日,刚下过雨的算井子边境派出所非常美,像一幅画,与外界所说的不适合人居不够吻合。”

  然而,这只是他对算井子派出所的第一印象,且“自我感觉良好的印象”。

  算井子边境派出所距额济纳旗不到300公里,但由于道路难行,驾车最快也需要5小时左右到达。

  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辖区面积9400平方公里的这块土地,地处巴丹吉林沙漠,位于中蒙边境,除了算井子边境派出所民警10余人之外,这里常住牧民仅有80余人,且居住分散。

  在这里工作三年多的张建国甚至还有几户牧民没有走访到。“这里太大了,民警有时候心烦,甚至会随便找棵树说话。”

  事实上,作为“生命禁区”的“守望者”,令张建国感受更为深刻的是:“大约两年前这里才有了中国移动塔,才算是正式打开向外界联络的窗口。”

  曾七次深入算井子边境派出所采访的新华社记者李欣说:“最早来这里的时候,没有电、没有网,大家整夜聊天,当地牧民最怕的是离别,他们总是送了一程又一程,泪眼婆娑。”

  “这里的警民关系非常好,当地牧民到派出所吃饭就像回到自己家。而民警到牧民家亦如此。”内蒙古额济纳边境管理大队大队长白永泉告诉记者。

  据了解,现在算井子派出所的条件已经好很多,不仅有了长明电,还有无线网络,民警们闲暇时还能够上网看新闻。

  白永泉告诉记者,在更早之前,这里的环境非常恶劣,最夸张的时候,“沙尘暴竟然与民警所住的屋子连为一体。”

  “每年的大年初一,我雷打不动的任务是来派出所和民警一起过节。”白永泉说,“那是民警们最想家的时刻,如果没有人和他们一起过,真不知他们怎么度过七天长假。”

  “每到过节时,是我们心情最为复杂的时刻,平时大家都忙着工作,不觉得什么。好在现在能和家人通过手机视频。”张建国说,“在这里坚守三年来,抵抗想家的最好方法是不停工作。”

  “像我这样在这里待三年不算什么,最长时间还有九年以上的民警。他们默默地坚守着,从不抱怨这里的一切。”张建国说,大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常说的一句话是:“待着待着就习惯了”。(完) 【编辑:孙静波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